万平口 大美如斯万平口

时间:2020-04-10阅读量:0手机版

大美如斯万平口

1

进入六月,万平口的海水远看呈天蓝色,近观就泛着碧色了。

早起骑行,风里伴着一些微凉,努力骑上五环彩虹桥顶端,雀桥相会的感觉,便在心底油然升起。飘渺的雾霭荡漾在彩虹桥的四周,从市区一路穿行过来的海曲路,在这里算是到了尽头,雾气丝缕纤纤地缠绕在西侧IFC财富中心和天德海景城两个双子楼的腰间,跌宕起伏,脚下的泻湖只看得百米见方,有训练的舟楫在声声鼓点里穿桥北行,一股腥涩气息顺风飘在鼻翼。

是从万平口的海面上飘来的,海水的味道。心里觉察之余,翕动鼻翼,嗅着这海的气味,转身向东,海天一线里升起的大片光亮,在涤荡着身边水丝飞流一样的雾霭。这个时节,雾是海滨常客,来得快,走得也急,尤其这丝丝如流的雾霭,常如荡漾在岸边的腥涩味道,一嗅就会在心间融化,觉得在这个时节的早晨,没有这样的雾气和气味,心里就会空落落的。

来到彩虹桥的东端,几乎没有费力气。只要掌稳了车把,坐直了身子,两脚蹬住踏板,任凭行将退去的雾丝,羼和着腥涩的气味,在腮边和胳膊上流滑而过。那大片光亮里飞出了朵朵朝霞,光亮由橙色变得红晕,海天线处似有大量染工,在层累的云底劳作,真是云蒸霞蔚,洗了海澡的太阳从海平面露出新鲜,水天相连处红艳一片,不觉间一个硕大的金果已经成熟了,跃出水面时十分骄傲地抖了几抖,似乎还有水滴下来,褐色沙滩上瞬间开满了各色移动的花,欢腾着奔跑着,迎接它的照临。

不忍退去的雾仍在广场边的树林里缠绵着,两对双子楼瞬间被漆染得披上了桔红,彩虹桥的坡影清晰地闪烁着白色的车道标志线,似一幅渲染着万平口宽阔胸怀的水彩画,流动着挂在游客的目光里。骑行在海滩边新修的彩色自行车道上,就像已经航行在了大海里。举目远看,海水波光粼粼,浪涌滩头,转腕之间,扯去那层柔滑如真丝般金黄的光泽,似乎就可以摘得藏于其后的那些零碎的波光。

2

再往前看,海的更远处,泊着一艘艘巨大的轮船,像休憩中缩起了脖颈的海鸥,在晨光里泛着乌鸦鸦的色泽,浑然得一坨一坨,恰如失去了形态和质感的墨迹。奈不住撼雪喷云般浪花的诱惑,来到被冲刷得光滑平整的沙滩边,想揽住忽冲忽撤的浪头以感叹和抒情,却一时找不到自己的心情和思绪,虽然无垠的海天和冲撞不已的浪花,本应是心旷神怡和豁然开朗的借口。

这时一层浪从远处生成,似晃动的小山丘向岸边飞奔涌来,又有层层涌浪接踵而至,冲到脚下的沙滩上,似银色的飞花轰然绽放,层缕分明的水沫吻着沙滩,几番流连后向海里茫然缩去。那么,我呢,或许因沙滩和海浪的托举,或许因骑行后长时的凝神伫立,已然成为了海的一部分。忽然有风,从海岸边高大的槐树林里吹过来。

原本飞浪如雪的海面突然沉稳下来,顿起片片波光粼粼的皱褶,蓝色的水体和洁白的云影,遂如某种起了微澜的情感,久久不能平静,如悲,如欣,又如悲欣交集。难道说,这就是此海此刻传递给我的情绪吗?我生命里一个四季的骑行,对于面前的海来说,不过是一个晨昏的泡嚣;而一个早晨的经过,则不过是它短暂得无法计量的一瞬。

来这里看海观天,就算做常日的停留,也敌不过它眼皮一眨!也许只那么一眨,就像从它眼前奋力飞闪的小虫,一去便再无影踪。我来过,却如同未曾来过;我沉思,却始终不懂海的心意。《日照日报》去年11月有报道说,万平口经历了第二海水浴场、海滨旅游区、生态广场、精品高端景区的四次打造蝶变和华丽转身,才有了现在5A级旅游区。如此说,万平口这片海滨的“心”, 就更加深奥而不可猜测了。

3

万平口最早的定位是海运,而不是旅游。据文字记载,元朝时期,这里是南来北往的商船停泊之地,那时南方江浙一带的大米要经粮船运往北方,中途经过石臼所北边的万平口停靠,因这里风平浪静,是天然的避风港,每年都有上万只船在此停泊,有“江淮红粟达神京,转运都有万平行”的描述。到明朝永乐年间,都城由南京迁往北京,这里的五桅大风船队更加浩荡,一天多时达百余只,后边总有一只压阵船。

船队行至石臼所时,海上起了“海都被风刮得翻了起来”的东北风,再往前行十分凶险,领航的船老大发现东北角有一处海叉子,就让船队驶进去避风,以求安全,他守在海叉子口数着船,天黑下来时,一只船驶进了海叉子口,就扯着嗓子喊,这是哪条船,你是谁?船上的老大喊,我姓万!领航的船老大高兴地说,噢,压阵的船来了,中了,“万”老大来了,海叉子就“平口”了。

或许,从历史的传说中得到的,只是这片海滨的表象,其“心”的深奥或者精魂,还需要拨开表象的探寻。于是当我凝神站在广场上那尊“舵轮与锚”塑像前,便索性循着风隐遁于海的方位远眺,目光所抵,正是沙滩上沿的那块展翅欲飞石灰石雕塑,阳光穿过雕塑的缝隙,跳跃闪动在过往的人身上,尤其是那一张张笑靥上,这是一种见到海时的喜形,这种喜形,让一切的烦恼和忧愁都暂且抛在脑后。

万平口,蔚蓝色成了舞台,天是蓝的,海是蓝的,云是蓝的,心灵也是蓝的,广场和海滩上移动的花朵,既是看海的观众,也是听涛的演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花朵的欣喜融化在了海天的美妙之中。我加入了移动的花朵群,捕捉着海天的美妙,这美妙是大海力量的源泉。

我看见,层层海浪传递着亿万年的爱恨情仇,从海天线那端如同比赛一样,一浪高过一浪,加速涌来。在即将推向岸边的时候,碧绿的海水晃动着层叠的浪头,最终火辣激情地撞在岸边开放,发出了翻江倒海的涛声,荡涤着岸边岩石和海滩,也震撼着游动的心灵。这就是海的魅力所在。

来这里的人,视觉、思维和主题都指向了大海的辽阔,来之前的不同情感,在感受大海的风情时,表现出了或喜或笑,或呐喊或高歌,或诗兴大发,或纵情放歌,释放着满足的愉悦。人与海的关系是天然的,既定的,千丝万缕,冥冥中有定数,否则为什么一踏进万平口广场,就会有这么多的特别,与平时不同?

我曾试图在海滩上留下自己的一行脚印,一个海浪打过来,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朝大海吼起嗓子大喊一声,传播的距离不过十尺。这让我感慨万千。向往大海的泳者,就像一片片归根的落叶,随着涌起奔腾的波浪,在浪花绽放的正余弦曲线上起舞。不管是高官,还是平民,也不管是富有,还是平穷,在这里大海主宰一切,没有个人的一丝自由和半点主张,唯有的是服从。人在大海面前是多么无奈和渺小啊。

大海的岗位总是与蓝天相接,与太阳辉映,与群山共舞,最最坚守的是亿万年的潮起潮落,既承载沧桑,涤荡污垢,又净化心灵,抚平创伤,既是给予者,又是坚定者。这就是我所见到的万平口的大海,这就是我品尝过的万平口的味道。

4

向东南方向看去,矗立着一座亭亭玉立的灯塔,高高的塔尖,黑白相间,直插蓝天,它是航海人的路标,一盏明灯,一个方向,无论何时,海上的商船和渔人看到它,就会有到家的感觉,似乎看到了家中的妻子和儿女,看到了自己的老父亲,老母亲,温暖的感觉立刻涌上心头。好多年以来,在我的梦里始终有一座这样的灯塔,我朝着它发着光亮的方向一路狂奔,梦醒时,只剩下满身的疲惫和一脸的泪花。

还有一座潮汐塔,座落在万平口的泻湖边上,与灯塔遥相呼应,圆形的塔尖,如伊斯兰教堂的模样,刚建成时我不知道它的名字,后来塔边挂出了个精致的简介玻璃框,塔的名字、由来和作用一目了然。向经过这里的人提示大海水位的高低,潮起还是潮落,塔尖就会呈现不同的颜色,蓝色代表涨潮了,水位上涨,提示赶海的人回到岸上。

这里向南,是闻名全国以至世界的日照亿吨大港,硕大的输煤桥如巨龙入海,让人知道了什么是阳刚。向北,海岸线一直延伸到了丝山脚下,形成一条优美的曲线,也让人知道了什么是柔阴。阳刚与阴柔在这儿相生相克相依相存,衍生出了万平口这处美的所在。

我想万平口之美,美在远山近海。如果没有北部温润的丝山叠翠其间,万平口只是一片波澜不惊的海面,难免兴味索然;如果只有这些玲珑平缓的山峦,没有这片海面的映带,万平口在水上运动之都,只怕司空见惯,貌不惊人。

“居东海之滨”的姜太公,神人合一,故里冯家沟村已被开发姜太公文化园,园里的武圣大殿一侧有一处泉眼,姜太公曾饮用此泉,得以强身健体,年过七旬仍出山辅佐周文王治国理政,文王去世后,又辅佐武王励精图治,最终兵发朝歌,灭商立周。

相传姜太公将巨著《周易》冠以文王之名,以流传千古,也被武王尊为“师尚父”,将齐国营丘封给他,齐国人因此尊姜太公为开国之君。虽然现在对姜太公故里有争议,但万平口以一个见证者的姿态,铭记着一切,并珍藏着这里的一切。

5

前几天,远在吉林的同学在微信视频里和我聊天说,一个人在一座城市住久了,性情和习惯也会变得跟这座城市差不多。我让这位同学的话莫名地触动了一下,等关闭了微信视频,在客厅里转悠了几圈,想着他的话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于是我就想到了日照,想到了自己,想到了自己与日照发生的,记忆里最深刻的事。

日照有海,“海眼”在万平口,我与日照记忆最深刻的事就发生在这里。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一个槐花盛开的季节,和几个好友双休日上午相约,去万平口北边的槐树林沙滩里看海听涛。还没到槐树林沙滩,就听见了海浪奔涌的声音,一波接一波,哗,哐,哗,哐,这样的声音接连不断。哗是浪头往岸边涌起发出来的,哐是海浪撞到岸边飞起浪花的声音。

和好友坐在沙滩上,海风吹上脸颊传导着阵阵凉意,我嗅到了那种腥涩的气息,这是家乡没有味道,一股海的意念十分凉爽地在内心弥漫开来,在阳光里,我似乎看见波浪从海天线那里闪着光泽,似一群奔跑的牛羊急二赶三地涌向岸边。在和朋友的交谈中,一股奇妙的力量从我的心底升起,迅速占据了我的全身。

听海。不错,是倾听大海的声音。凝望着蔚蓝的天空,听海浪奔腾不息,如同聆听横跨万年的远古之音。如同俞伯牙遇到钟子期,在万平口的深处,我似乎也找到了自己的“知音”。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生活的这座城市是如此之美,因为有了海天一色,在游人怀揣着激动的心,奔向这里的那一刻,它的蔚蓝清新鲜活着。因为有了蓝色海天,所以它始终充满着激情,欢快奔腾,从古至今。

在这个奇妙的双休日上午,在这个槐花飘香而又清新凉爽的海滩,我一下子爱上了海浪的声音,爱上了海之音发出的万平口海滨,也爱上了万平口所在的这座城市。我深刻地感到蓝色的海天对万平口的重要,万平口海滨之于旅人对日照的重要。海浪是万平口的音乐,是万平口的诗歌,也是日照之魂。

6

在刚进入六月的这个早晨的此刻,我决定离开广场上的那尊“舵轮与锚”塑像,去万平口北边寻找那个当年和好友听海的地方,再次聆听海浪的声音。那个地方现在到处是水泥铺筑的地面,那片槐树林早被移到他处去了,代之而起的是美视界VR科技体验馆、攀岩、空中漫步、CS等体验场所,海滩上也垒起了形态各异的艺术沙雕,但海浪依旧接纳了我。

我放下自行车,来到一处沙雕边坐下来,依然有海风吹上脸颊,海浪似小山丘一个接一个地涌过来,在脚边的不远处发出“哗”和“哐”的声音,我打开手机,找到了微信视频,同学在那边看见了我说,在海边呀。我说,在听海。于是我把手机的镜头朝向飞涌而来的海浪,海边的声音似乎都向后退去,只有一种声音响彻着,越来越清晰,是海的声音。

哗---,海浪赶过来了,哐---,浪花在沙滩上开放了。声声起伏不已,在清爽的晨光里,如此美妙,让人着迷。我给同学说,你听到了什么声音?同学回复的话音,在吉林的家里传过来:花开的声音!我激动着,似乎寻找到了万平口之“心”的奥妙或者精魂,整整的一个早晨,我徜徉在万平口的怀抱里,仿佛在上午逐渐的升温之中,与海融为一体。

2019/06/09

上一篇:一起走过的日子 一起走过的日子. 守护下一篇:李清照的一生 李清照的一生,如此迷人清澈,又喜又凄!

相关内容

  • 清明思念 清明节---送上我们的思念与敬意

    清明节---送上我们的思念与敬意蔡汉以2020-04-04今日是2020年4月4日,庚子年三月十二,是中国传统节日清明节。清明祭祖,为已逝的亲人、祖先,庄重地送上我们的思念与敬意。这神圣的生命交流仪式,一年年轮回、一代代传承,是中华民族敦亲睦族、行孝品德的具体表现!说到清明节,大家都会想起一个词—“慎终追远”。《论语学

    2020-04-10

  • 清明告诉 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路人遥指杏花村。”他们的生命永远定格在那一刻,美丽的笑容,成为永恒。我们走到了春天,看春暖花开,他们永远留在那个冬天。我不知道在黑暗世界里寻找的光亮的人是什么心情;我不知道极力渴求可以拯救生命的稻草的人是什么心情;我不知道等待着或许是遥遥无期期盼的人是什么心情。或许那每

    2020-04-10

  • 小东西舒服吗花心 花心

    小时候,栀子花是农家门前一处常见的风景。我喜欢栀子花,从叶到花到味没有原因的喜欢,就像贾宝玉见到林妹妹那般,眼前分明是外来客,心底恰似旧时友。那月牙白的花型,那醉人的花香,那可人的婉约,无论是近看还是远望,怎一个“美”字了得,看一次心动一次。我时常驻足徘徊在栀子花下,细细地欣赏这无声的小生命,仔细观察她有什么变化,期待

    2020-04-10

热门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