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3我的恶魔先生,已经一周没有给你写信了,请原谅我的懒惰。我并不是不想你,其实我每天都在想你。读书的时候也会想你,看电影的时候也会想你。并不是因为孤独,而是如果你在身边,我看到好玩的地方,会大笑着等你一脸疑惑的来问我,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我也会猜你长什么样子,从事什么工作,吃饭的时候想你有没有按点吃饭,睡前会想你是不是还在因为忙碌而熬夜。下午睡了一小会儿,临睡醒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想起今天好像是腊月二十九,突然惊醒,看了一眼手机,果然没错,再过一天就过年了。我好像越来越不重视过年了,每一年的安排都差不多,只是参与聚餐的人数增多了,兄弟姐妹们渐渐的都结了婚,有了孩子,而我还是一个人。今天跟一个大哥哥聊天,他说三十岁之后就不会再有心动的感觉,再爱一个人就很难了。冷静的想一想,二十多岁的我好像也没有十几岁时的冲动,可以义无反顾的爱一个人。本以为长大之后有了经济能力,会更加的自由,现在看来反而是更加瞻前顾后,对爱也会更加懦弱。我的先生,即便我在某种程度上认同那位大哥哥的观点,但是你的夫人依旧反驳地说自己就算是到八十岁也会爱上一个人,无关物质,无关精神,只是心动,是生理上和心理上的欢喜。我对爱情有一种近乎偏执的纯粹,总觉得爱你便要毫无保留。我并不太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爱上一个人,如何表达自己的爱。我对情感总是既谨慎又含蓄,有时候等到失去才会发现,原来自己心动过。你的夫人是个小迷糊,不认路,也记不住日子,跟很多人相谈甚欢,却早就记不清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了。我想,等你来的时候,我可能还是记不住是哪一天,记不住你穿着什么样的衣服,跟我聊了什么样的话题。初识总是差不多的,聊天来来去去也是那几句。不过,我定能记得未来那天跟你一起走过的路旁边的小花是什么颜色,餐厅的灯是什么形状,晚上的月亮是圆还是缺。我想那天一定很安静,静到整个世界只剩下你和我两个人,我会看着你的眼睛,听你讲有趣的故事。我爱上你的眼睛,会爱上你眼睛里流露出的温柔,爱上你眼睛闪烁的光辉,爱上你说话时眼神的变化。已经到子时了,你的夫人也要在想你的过程中入睡了。恶魔先生,我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