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雁东征抗疫情 我在后方送祝福 世界和平庚子年春节,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节日.年前突发在中南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疫情,随着春运发达的交通,将成千上万个携带病毒者输送到四面八方,确诊病例每天都在上升,呈现多地蔓延趋势,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在人们猝不及防之际爆发了,给本该安宁祥和欢快的新春佳节蒙上了一层阴云。在许多人紧张或恐慌地逃离疫区时,在“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去武汉!”的警告声中,在大街小巷出行的人们清一色“戴口罩”的背景下,有一些人却逆向前行,毅然决然地赶往疫情最前线。除夕夜,军委总部一声号令。陆、海、空三军医科大学的医疗队迅速组成,分别从重庆、西安、上海连夜奔赴武汉疫区.一时间,电视上、手机微信里不断闪现那些大义凛然、义无反顾奔赴疫情前线的一个个让人感动的身影,点赞和感叹的帖子不断刷屏.不知那位网友在朋友圈发了一幅图片,在陆军军医大学即将出征的医疗队伍中,一位身着作战服面带笑容的女队员,左手臂打防疫针,举起右手拳头,展显出敢打必胜的飒爽英姿,使其本来貌美的她显得更加青春靓丽,被微信朋友们誉为“最美的军花”,反复被截图转发,点赞数量剧增。看到这幅被网友们热捧的照片,让我眼前为之一亮,这不是我当年招收的那位女学生吗?我为之感动,更为她毅然奔赴疫情前线的壮举而自豪!我热泪盈眶,25年前赴贵州招生那段往事浮现在眼前……那是上世纪1995年秋,在第三军医大学工作的我和另外一位战友,被学校招生办派往贵州招生,我们住在贵阳一部队宾馆,不知谁走漏了消息,一些手眼通天的学生家长,一波接一波地登门造访,与我们套近乎,请我们吃饭,邀我们旅游,我们都一一婉言谢绝了。集中面试在贵州师范大学,那天上午,报考我校并入围面试的考生有几百人,面试工作紧张而繁忙,初次出来招生的我们,显得有些手忙脚乱.这时,只见一个身材苗条、面容清秀、穿着朴素的女学生,主动大方地上前帮忙分发表格,端茶倒水,忙前忙后,给我们留下了极好印象.经过面试,我们才知道,她叫张宏雁,是来自遵义远郊一大山深处某航天工厂子弟校的考生,刚满16岁,总考分603分,在全省报考我校的考生中排名第一.根据小张的考分和面试表现,我和战友都认定她被录取没有问题.那年学校给贵州招收的男生名额较多,女生名额只有1个,因此女生竞争十分激烈.小张和另外3个女生都顺利进入体检,体检项目多又严格,其中裸眼视力不得低于4。8.那料到,小张的其它体检项目都顺利过关,唯独裸眼视力差了一点.如果体检医生不签署合格意见,医院不盖章,省招办就不会给我们投档.面对我们看好的一位优秀学生就要落选,我和战友都很遗憾.然而就这样放弃,我又与心不甘!我琢磨:如果是培养军事干部的院校,对考生的各项体检指标那是一点不能含糊,作为部队医科院校,对于特别优秀的考生,对其视力要求就没有必要那么苛刻,为啥不能灵活便通一点呢?当然,话又说回来,如我们强行将小张招录了,新生入校时,学校还得组织复检,复检不合格,不仅将其退回原籍,还要倒查并追究招生人员的责任.不招录觉得可惜,自作主张录取,又有担责的风险,真是左右为难.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我还是拿定主意,只要自己不收礼、不吃请,自身廉洁,将小张招录了,给学校招回一个优秀人才,哪怕自己担责冒点风险也值得!于是,我斗胆越级给学校负责招生工作的领导打电话汇报,简要介绍了小张的成绩和面试情况,陈述了我想破格招录她的理由,得到领导的认可.接着又连夜给体检医院门诊部负责人打电话,希望院方不要在小张体检表上签署任何意见,让其顺利进入下一个流程,以后工作由我来做,责任由我来担当.电话哪头传来的只是哼哼的声音,没有表明态度.放下电话,我寻思.我已经尽力了,工作也只能做到这儿了,小张的档案能否投到我们这儿,还是一个未知数.好人自有贵人保佑,真诚能够打动人.当我们进入省招办录取现场开展招录工作时,我发现在省招办按比例投入的档案中,有小张的档案,我欣喜万分.我暗暗寻思,体检医院门诊这位负责人或许被我那爱惜人才的真诚所打动,果然按我的意见办了,才使小张的档案顺利进入省招办投档程序.我将小张的档案递给战友,战友阅审后很高兴,于是我们首先将小张录取了.那年9月开学时,学校组织新生复检,我的心还悬了好一阵子呢!好苗根植沃土茁壮成长。小张进入学校临床专业学习,每门专业课考试成绩都是优秀,名列年级前茅,本科毕业后,以优秀成绩留校继续攻读,先后获取了硕士和博士学位,拿当下时髦的语言形容,真不愧为一个超级学霸.取得高学位的小张留校在学校附属一院医教部工作,从助理员干起,历任医疗科科长,医教部副主任,前两年升任医院副院长.看到自己招来的学生成长进步这么快,我打心眼里高兴,常常引以为自豪!我还在学校工作时,小张不知从哪里晓得了她当年高考录取中的一些事,抱有感恩的心情,常到我家坐坐,她那老实迂腐的父母还从遵义深山携带了一些土特产到学校来感谢我,我婉言谢绝:当年招录她,我是看她特别优秀,是一个可塑之才,为学校招录优秀学生,是招生工作人员应尽的职责和本分,用不着感谢我个人.如果你们真要感谢的话,那就让小张以优秀的学业和过硬的医术来回报学校和部队吧!几年后,我转业到地方工作,家也搬离了学校家属区,从此与小张见面机会少了,但是我和小张仍有电话联系,过年过节,相互发短信祝福,我还因老家来的亲朋看病住院等琐事,常常给她找麻烦.最近一段时间,给她打手机,发短信,均无回音,除夕那天,我给她发的祝福短信也不见回复,我猜想,或许是她年前工作太忙,没空浏览手机,或许是她新换了手机?我了解她为人处事的品德,一定有别的其它原因!果然不出所料,在千家万户亲人团聚吃年夜饭的除夕夜,老伴从微信朋友圈发出的这张反映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驰援武汉疫区的照片上,看到了小张的身影.老伴赶紧喊我看,我接过老伴的手机仔细反复地瞧,果然是几年不见的小张!只见一身戎装的小张,整装待发,面带笑容,毫无惧色!从她那义无反顾的神态,我敢断定这次出征,极有可能是她自愿报的名!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在国家有危难的紧要关头,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的严峻考验面前,她又一次临危不惧,毅然奔赴战场,奔向疫情最严重的地方.我为她的壮举而感动!我为有这样的学生而骄傲!此时此刻,小张和她的战友们已经接管武汉金银潭医院,冒着随时被感染的危险,正面对面地与病魔作斗争,夜以继日,争分夺秒地抢救患者.已不再年轻又无医学专长的我,既不能出征抗击疫情,又帮不了小张和战友们什么忙,只能在心中默默地为她和战友们祝福,希望他们加强自身安全防护,注意休息,多加保重,竭尽全力多救治患者,尽早战胜病魔,早点结束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早日载誉凯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