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封信 给恶魔先生的第三封信

    2020。1。23我的恶魔先生,已经一周没有给你写信了,请原谅我的懒惰。我并不是不想你,其实我每天都在想你。读书的时候也会想你,看电影的时候也会想你。并不是因为孤独,而是如果你在身边,我看到好玩的地方,会大笑着等你一脸疑惑的来问我,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我也会猜你长什么样子,从事什么工作,吃饭的时候想你有没有按点吃饭,

    2020-04-10

  • 说好的幸福 说好的幸福

    文字,一种语言都无法表达的东西,随着心情而倾诉,可以很意境唯美,或忧伤,堕落,随着心情的变化而变化,阴晴不定,变幻莫测,猜不透,文字只有作者才可以真正的感受文字里的心酸,无助无奈或喜或悲,因为这个世界没有感同身受,只有身临其境才知道经历的一点一滴,才会明白是血还是泪,是笑还是哭,泪淹葬花血倾城,梦回路转峰已回。虽说男儿

    2020-04-10

  • 月光下 月光下的杨柳

    月光下的杨柳上几日参加了一个同学会,提起来一些旧事,心里一直有些纠结。今天吃完晚饭,拾掇下东西,还是从家门走了出来。天色已经不早,夜静静的,褪尽了白日的喧哗。天上飘着云,遮住了高高挂起的月亮。闷闷的天,一时无风。公园里暗暗的,黑黝黝的亭子,黑黝黝的桥,连原来苍翠的树,也是黑黝黝的。眼前的一切,仿佛似凝固了的失败的雕塑,

    2020-04-10

  • 女青 女文青

    女文青按照约定俗成,一般把受到过比较好的教育的、有相当人生经历的、对于爱情有着很大兴趣的、非常关注一种叫“感觉”的东西、并能从恋爱、做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以及文学作品、电影、音乐欣赏和创作中找到这种东西的女青年,称之为文艺女青年。多年以前,曾经有一首《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在网络上走红,邵夷贝在歌中诉说一个31岁的老姑娘想

    2020-04-10

  • 关于摄影 摄影感悟

    我觉得张瑜念书念的不太好,有时候还有自己的一点理想、然后傻里傻气的追求心中所相信的东西,“哥”出生80年代,来自农村,一穷二白、不过在强调一点、人人都有梦想和信仰,与穷富年龄性别无关;回头再看自己的尴尬岁月,倒显得生动起来,我相信每个付出青春努力的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我喜欢摄影,不过我到不了“摄影就是我的生命,我就是为摄

    2020-04-10

  • 等雨停 等雨停等风来

    连绵不断的雨下了一场又一场,这仿佛是我印象中最长的雨季,也是最让人忧心的淅淅沥沥。或许天气阴沉,内心总有些感慨,不知不觉我又来到了文字世界,听着键盘熟悉的敲打声,竟莫名的心安,原来我在等雨停等风来。岁月,对人来说,是一样捉摸不到的东西。时间好比手中的太阳,看得见,摸不着,一晃七月已过半,说不上过的好坏,只能说还在努力

    2020-04-10

  • 倾诉 倾诉

    没想到什么太好的主题,只是写些东西,乱写些,随意的话,简单的字。买了一支钢笔,白色,上面有一些花鸟树叶,简单素净。墨水,我选了两种颜色,黑色和蓝色,因为选择起来,是在困难,就两个都买了,但事实是蓝色更受欢迎。比起庄重的黑色,我更喜欢清新素净的蓝色。用钢笔的历史应该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要追溯到初中了吧?或者高中?记得不太清

    2020-04-10

  • 雷公虫 乌眼鸡

    乌眼鸡废子以前的人喜欢把那些逞强斗狠的人称为“乌眼鸡”,《红楼梦》里就多处提起过;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不像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只是,除了形容人外,市场上真还没见过有卖乌眼鸡的。好像四、五岁时我是见过乌眼鸡的,但那鸡的眼睛是不是乌的却并没看清楚,只记得杨婆婆骂过:“发瘟的东西

    2020-04-10

  • 另一种开始 结束,也是另一种开始

    青春散场,繁华落尽。此岸与彼岸,迷惘了现在与将来。我在想着,结束,可能也是另一种开始!——-题记漫过记忆的长河,太多太多的东西似电影一幕幕清晰的呈现在眼前,只是,泛黄的断章再也拼凑不出曾经的美好。那些定格在记忆中的,如今也已随风飘向不知名的远方。我想念,那个逝去的纯真岁月……夜深了,寂静了。习惯了一个人的夜晚,静静地

    2020-04-10

  • 风吟 且听风吟

    不恋尘世浮华,不写红尘纷扰,不叹世道苍凉,不惹情思哀怨。闲看花开,静待花落,如鱼饮水,且听风吟。——题记恍惚间好像很久没有写点东西了,文字无疑是一个很好的东西,作为一个自诩文艺青年的苦逼青年来说,用优美的文字来抒发点感想,看着别人赞美式的评论感觉自己真是很有文化。可惜自己终不是满腹经纶的文科生,很多时候也憋不出来充满文

    2020-04-10

  • 热门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