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明告诉 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路人遥指杏花村。”他们的生命永远定格在那一刻,美丽的笑容,成为永恒。我们走到了春天,看春暖花开,他们永远留在那个冬天。我不知道在黑暗世界里寻找的光亮的人是什么心情;我不知道极力渴求可以拯救生命的稻草的人是什么心情;我不知道等待着或许是遥遥无期期盼的人是什么心情。或许那每

    2020-04-10

  • 小东西舒服吗花心 花心

    小时候,栀子花是农家门前一处常见的风景。我喜欢栀子花,从叶到花到味没有原因的喜欢,就像贾宝玉见到林妹妹那般,眼前分明是外来客,心底恰似旧时友。那月牙白的花型,那醉人的花香,那可人的婉约,无论是近看还是远望,怎一个“美”字了得,看一次心动一次。我时常驻足徘徊在栀子花下,细细地欣赏这无声的小生命,仔细观察她有什么变化,期待

    2020-04-10

  • 花心故事 花心

    小时候,栀子花是农家门前一处常见的风景。我喜欢栀子花,从叶到花到味没有原因的喜欢,就像贾宝玉见到林妹妹那般,眼前分明是外来客,心底恰似旧时友。那月牙白的花型,那醉人的花香,那可人的婉约,无论是近看还是远望,怎一个“美”字了得,看一次心动一次。我时常驻足徘徊在栀子花下,细细地欣赏这无声的小生命,仔细观察她有什么变化,期待

    2020-04-10

  • 春之色彩篇 春天的色彩

    春天的色彩文/邯郸陈勇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春天在柳丝飞舞中加快了步伐,潮湿的嫩芽儿在雾岚“空濛”过后加重了生命的气息,那气息芬芳了一隅的“嗅觉”,席卷了冬天轮回后的疲惫。春天的明媚演绎着绚丽的色彩,随着东风轻柔地拨弄着万物复苏的琴弦,拨乱了三千的红尘,这一刻,即便遗失在角落中的“花泉月下、荒陌流沙,”也在这轻捻花语中留

    2020-04-10

  • 在我死以后 我死之后,定是那如歌的行办在流淌

    作者:梅子黄时雨昙花一现的人生,似一所只此一届学堂,毕业,心与肺,灵与肉,风吹云散,去往各自的未知的乌有之乡。或者,似一枚短促的音符,因为交织,因为呼唤和应答,因为转瞬即逝,成就了生命的华彩和美丽的乐章。在宇宙们欢聚之地,云淡风轻,百鸟啼啭,花开花落。倘若你,或抓一串音符,或拾一片花瓣,感觉似前事,似旧雨。是的,那就是

    2020-04-10

  • 乡情浓 槐花十里乡情浓

    槐花十里乡情浓甘肃武山陈中杰春夏之交,迎春腊梅,牡丹芍药,桃花梨花杏花,早已落英缤纷,花飞花谢。伴着五月雨丝,初夏清风,槐花宛如羞涩的少女从温馨的小屋走出来,清香飘拂,溢满胸腹,抬眼眺望那异香流溢处,洋槐树高高低低,枝叶歲蕤,满树繁花,雪白的槐花如雪如银,紫红的槐花如霞如虹,朝阳光之下生命的光辉闪烁,一嘟噜一串串,缀

    2020-04-10

  • 最是人间留不住 最是人间留不住

    生命的陨落,就如石沉大海。有时寂静无声;有时阵阵涟漪;有时巨浪滔天。自古以来,多少文人才子,人间留却不住。诗人王勃挥笔写下《滕王阁序》,才华横溢,壮心不已。他说“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样的诗句令世人动容,人间又有几支这样的神笔?可是这样的才子,最是人间留却不住。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句

    2020-04-10

  • 澄澈怎么读 读《小窗幽记》,在心静澄澈中明处世之道

    陈继儒的《小窗幽记》,语言短小精炼,甚是优美。读来让人神清气爽,如在尘世之外,又若身在仙境,令人不忍释卷。不愧为国学经典读物。一看便知作者写这本格言小品文时,正在山间隐居,过着超脱世外的闲适生活。这样的宁静与独处,更能使人参透生命的本质。读《小窗幽记》,让我们在心静澄澈中明处世之道。1、“澹泊之士,必为浓艳者所疑;检饰

    2020-04-10

  • 秋日私语 秋日私语

    如果说“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是秋对大地的反哺,那么“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话”便是秋对生命展现的另一种升华。我们总以为秋是萧条,悲戚的代名词,却往往忘记解释“相对”一词。在“相对”的世界,秋是秋高气爽,稻谷飘香。在这样的世界里,秋是红叶似火,丹桂飘香。所视秋景如此,便不觉萧瑟寂寥。秋日有凉爽还有火红的

    2020-04-10

  • 文章年龄 年龄

    年龄这两个字组合起来用于人的时候,就很有趣了。做了父母的都知道,孩子呱呱坠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龄”不是以“年”计,而是以“日”“月”计的。拿出百分之百的虔诚对待那个只会躺着啼哭的小生命,数着日子喂奶换洗尿布,一天,两天,十天,二十天,一个月,终于熬到第一个特殊的节点,张罗个仪式庆贺一番,其后,日子就能以月计了。

    2020-04-10

  • 热门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