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赤脚女孩 赤脚的女孩

    那年,那天,我和父亲、母亲在田里劳作,我在前头,母亲在右边陇地里的后头,父亲在左边陇地里的更后头。天气不太好,大风。忽然,父亲走我跟头说了声什么,我也没听清,就见父亲大踏步又快速的从田地里往东跑去。匆忙的并没注意脚下的庄稼。我不知道父亲干什么去。一会母亲问:“恁大大干什么去了?”我说:“不知道”,然后一脸的茫然。我们家

    2020-04-10

  • 岳父 怀念岳父

    程占功那年7月9日,岳父心脏病复发,来不及与亲友见上一面,来不及给子女们留下一句遗言,匆匆地走了。7月13日,在郑州火化场礼堂与岳父遗体诀别,老人家面容安详,略带微笑,仿佛睡去,静静躺在鲜花丛中。真不敢相信,这位一生忠厚正直的老人竟要与我们永别,我的心都要碎了……老人家的儿女、亲友、生前所在单位的同事们,一个个泣不成

    2020-04-10

  • 五分钱 五分钱的故事

    10岁那年,跟着爷爷到县城赶年集。爷爷4个孙子,3个孙女,在我的记忆中以前从来没有带谁出过门,这次破天荒带我到县城赶年集,对于当时的我来讲,是非常荣耀的事。现在想想,可能是因为我是他的长孙吧!第一次看到了汽车,第一次看到了楼房,第一次到澡堂洗了澡,第一次到书店买了《新华字典》,抬头看看太阳,已近中午,到了吃饭的时间。实

    2020-04-10

  • 非典的故事 记忆非典

    记忆非典金融122班王松窗外,阒静无人,黑夜吞噬了一切,我坐在灯火通明的大学图书馆,望着窗外远处的微弱的光速,突然想起了一幕情景,思绪跌跌撞撞的闯入十年前的往事。陈年往事,如今想来依旧是五味陈杂,热泪盈眶。十年前,即西元2003年,那年我十岁,上小学四年级,不谙世事,懵懂无知。然而即使这样,却对一些事情却是刻骨铭心的

    2020-04-10

  • 负罪感 你有负罪感吗

    你有负罪感吗?我有,也是从去年才开始有的,而且越来越强烈,但我还无人说。那年我们都还年轻,不懂得什么珍惜,更不知道什么叫伤害,到现在我也是比知道你那是是否是真的心疼啊,是不是心理真的很痛啊,我印象中只记得你那时的眼睛里是含着泪的,我那时在昏迷中,根本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就只记得你在我床边问我疼吗?问我怎么

    2020-04-10

  • 无法释怀 无法释怀的爱

    有首歌的歌词写得非常不错,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伴!而我在我25岁那年却遇到了。我和他是在网络上认识的。巧的是我们还是老乡,他家离我家只需要半小时左右。通过长达半年的网络沟通,短信,电话。我们彼此都对对方有了一定的了解。并且就在11年春节后,我们见面了,他来我这边来看我。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们彼此却一点也不陌生

    2020-04-10

  • 又是一年秋 又是一年秋天

    每到秋天,都会莫名其妙的有很多话想说,看来我是一个跟秋天有缘的人经过了春天的萌发,经过了夏天躁动之后,冷却下来的秋天,开始收获很多感触,开始慢下来,细细的摘一摘时光里的小小果实这些日子,突然想到了很多个秋天,和那些已沉淀为我骨髓里养分的一个个蜕变2008年,秋——状态那年,和所有中国人一样,是守着电视机看奥运度

    2020-04-10

  • 悼念父亲 悼念父亲

    又是一年清明时,阴雨连绵勾起无限的思念,父亲去逝又快一年了,今日本应去给父亲上柱香的,可身在他乡就以此文来缅怀父亲吧,希望在天堂的您有在天之灵!父亲四十岁那年母亲才生下我,我上面有个大八岁的姐姐,也许父亲想一儿子,却愿望总与现实背道相驰,我又是一女孩子。从小母亲总给我一身男孩儿打扮,留着一头小青年的发型,可能是受这些感

    2020-04-10

  • 让我再爱你一次 让我再爱你一次

    我五岁那年,妈妈去世了,一直以来,爸爸是我生活的依靠,不管多么艰辛,他还是供我上了大学。那一年,我读大二,正当升入大三的时候,老家传来消息,父亲因工厂事故摔伤,在医院急救。因此,顾不得一切,我休学回了老家。听医生说他已经不能工作了,左腿骨折,我深深地知道这都意味着什么。是的,我彻底告别了大学生活,为了照顾父亲,我甚至没

    2020-04-10

  • 我的天使我的爱 别了,我的天使我的爱

    那年那次美丽的错误,意外的相遇,注定了我今後刻骨铭心的幸福及伤痛…….莫名的电话,我哭了……靠着竹椅坐在窗台欣赏着满天繁星,想像着属于每个星座的美丽的故事。“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给我希望….”手机的铃声把我拉回了现实,看了一下,是陌生的号码,我接起来:“喂,你好.”“欣儿,是我.”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好听的男声

    2020-04-10

  • 热门tag